上半年城市GDP排名洗牌 谁是黑马?

爱蒂网

上半年城市GDP排名洗牌 谁是黑马?

2022-08-13 21:26:35 分类 / 热点 来源 / 互联网

榆林 。图/视觉中国

近日,随着各主要城市上半年经济数据的陆续发布,2022年上半年全国GDP前50强城市排名也“尘埃落定”。

那么,2022上半年各大城市的GDP表现如何呢?

数据显示,上半年北京虽然名义增速仅有0.64%,但依然超越上海位居第一。据悉,这是自有GDP核算以来北京首次超过上海。

上半年,深圳继续稳居全国第三,名义增速4.83%。重庆则反超广州,两个城市之间关于“谁是第四城”的竞争异常激烈。

值得注意的是,陕西榆林GDP增速高达惊人的34.22%,是全国唯一一个增量超过700亿元的城市,排名跃升11位,成为“中西部非省会城市GDP第一城”。

北京首超上海,重庆逆袭广州

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北京GDP达到19352.2亿元,上海GDP达到19349.3亿元,北京以不到3亿元的微弱优势超过上海。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陈耀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这不是一个正常时期的正常表现。

他解释说,这两座城市经济总量本身差距并不是很大,北京上半年略微赶超上海,主要是由于上海受疫情的冲击比较大,特别是二季度GDP下降13.5%,所以上半年总量“就下来了”,而北京上半年整体保持了正增长,就出现了现在的局面。

对比数据可知,北京上半年虽然名义增速仅有0.64%,但依然实现了正增长。上海受到疫情影响,上半年名义增速为-3.75%。

回看上半年,上海暴发大规模的疫情,虽然之后疫情结束经济慢慢复苏,但作为经济中心的上海还是受到很大程度的冲击。北京虽然也出现疫情,但相对而言对经济的影响没有上海显著。

在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中,深圳的表现最为亮眼。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深圳GDP达到了15016.91亿元,增长3%,在四个城市中增长最快。和去年一样,深圳稳坐第三名。

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上半年,重庆不仅增速高于广州,GDP总量也超过广州77.84亿元,再度逆袭广州位居全国第四位。其中,重庆GDP达到13511.64亿元,增速为4%;广州GDP达到13433.8亿元,增速达1%。

近年来,重庆和广州之间关于“谁是第四城”的竞争非常激烈。早在2020年上半年,重庆GDP(11209.8亿元)就已经首次超过了广州(10968.3亿元),但是到了年底,广州逆袭成功,以19亿元的优势险胜重庆。

不过,到了2021年,广州超越了重庆,重新稳坐第四席位,并且拉开了与重庆的差距。而今年上半年,广州又一次被重庆反超。有分析认为,未来这样的拉锯会是重庆和广州的常态,“第四城”之争可能会更为激烈。

2022年上半年,GDP第六到第十名,分别为苏州(10962.4亿元)、成都(9965.55亿元)、杭州(9003亿元)、武汉(8904.1亿元)、南京(7879.4亿元),与去年一致。

排在第十一到第二十名的城市则分别是天津、宁波、青岛、郑州、无锡、长沙、南通、佛山、泉州和济南。

其中,天津近些年经济发展低迷,暂时位居第十一位,不过身后的宁波、青岛两大城市经济表现十分抢眼,追赶脚步渐近。

另外,在GDP前20强的城市中,郑州上半年表现抢眼,较去年前移两个位次,位列全国各大城市第14位。数据显示,郑州上半年GDP达6740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425.15亿元,增量居全国第六位。

近20城负增长,榆林成最大“黑马”

数据显示,GDP总量前50座城市中,29座城市经济增速在5.5%以下。

但其中不乏有城市经济表现亮眼,烟台、石家庄等城市GDP增速超10%,榆林更是凭借能源产业优势,成为“黑马”。

今年上半年,陕西榆林GDP增速高达惊人的34.22%,是全国唯一一个增量超过700亿元的城市,排名狂升11位,以2969.84亿元的成绩,排名全国第四十三位,首次超越河南洛阳成为“中西部非省会城市GDP第一城”。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牛凤瑞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榆林成为一匹“黑马”,主要得益于能源价格的上涨。

数据显示,榆林上半年规上能源工业产值增长52.5%,增加值增长9.2%,其中煤炭开采洗选业增加值增长13.1%,石油天然气开采业增长4.6%,石油煤炭加工业增长10.4%。

石家庄上半年也表现不俗,GDP实现3511亿元,按现行价格计算,GDP同比增长11.0%。在省会城市中一举反超长春、沈阳、南昌,紧追昆明。

有分析指出,直接原因在于石家庄的第二、第三产业增长突出。上半年,石家庄第二产业增加值1094亿元,同比增长7.6%;第三产业增加值2204亿元,同比增长8.0%。

除了榆林、石家庄等主要城市,甘肃金昌、福建宁德、广西钦州、新疆哈密、浙江舟山、甘肃平凉等城市也表现抢眼。

有分析指出,它们的增速表现抢眼一方面是基数低,另一方面则是抓住了政策风口。

比如金昌,上半年GDP规模只有265.3亿元,在进出口表现优异之下,较去年增加了58.19亿元,增速达到了11.7%。

根据金昌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上半年该市抓住了“一带一路”的机遇,全市实现外贸进出口总值136.6亿元,占全省进出口总值的41.9%,同比增长27.2%,高于全省平均增速2.6个百分点,增速居全省第五,总量居全省第一。

宁德坐拥宁德时代,是新能源产业大城。在上半年新能源大风口之下,该市锂电新能源、新能源汽车、不锈钢新材料、铜材料四大主导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1.8%。

值得注意的是,上半年长春、盘锦、吉林、上海、果洛、白山、营口、三亚等近20个城市出现负增长,其中长春以-9.9%排在倒数第一,盘锦(-7.9%)、吉林(-6.1%)居倒数二三位。

目前已公布的数据显示,负增长的城市中,东北地区有9个城市。牛凤瑞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东北一些城市正在收缩,本身经济增长的动力就不足,加上上半年疫情的影响,那就雪上加霜,产生叠加效应,“出现负值也不令人奇怪”。

以吉林为例,上半年疫情对吉林的影响贯穿一二季度,长春市与吉林市受影响最大。长春统计局数据显示,上半年GDP规模为3073.83亿元,同比下降9.9%。

陈耀表示,今年上半年疫情多点散发,对城市的影响都比较大,但整体上保持了正增长,“说明我们的经济还是稳中向好的”。

当然,整体经济下行压力大,会使得少数一些城市增速趋向于收敛。他说,近20个城市负增长,“还不是一个很突出的问题”。

工业稳则经济稳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工业经济大盘企稳回升,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4%,规模以上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8%,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28.8%,比2021年提高1.4个百分点。

陈耀说,从城市角度来讲,现在很多城市都在加强制造业对城市经济的支撑。

有分析指出,在服务业等三产承压之下,工业经济正成为不少城市实现赶超或被反超的关键变量,诠释了“工业稳则经济稳”。

以石家庄为例,上半年规上工业、制造业、工业投资等均实现高速增长,为石家庄经济增长提供了重要动力。其中,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1.1%,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4.2%,在省会城市中排名靠前。

相反,增速垫底的省会城市长春,上半年三大产业增加值分别下降6.6%、16.3%、5.4%。降幅最大的是二产,作为支柱的汽车产业一度因疫情影响停摆,成为长春上半年经济低迷的重要原因。

牛凤瑞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工业是国民经济的主体,特别是对城市经济,工业更是主体。第三产业恰恰受疫情的影响更重一些,制造业的支撑作用就更加凸显。

在他看来,工业化是城市化的动力,城市化为工业化提供依托,两者之间是一个良性互动的关系。他认为,从城市的角度,应该更加强调工业经济的支撑作用。

作者:孙晓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