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炸锅 宁德时代用230亿买理财

爱蒂网

股民炸锅 宁德时代用230亿买理财

2022-06-28 20:12:04 分类 / 热点 来源 / 互联网

资本市场套路多,“韭菜”都被玩哭了!

我们知道,一家企业从没有上市到上市的过程,是从缺少资金到手上有了钱的转变,从发行上市的初衷来看,一方面是解决企业缺钱的问题,另一方面是为了企业有更大发展空间的可能,一些企业从一家小企业到上市之后在资金方面取得了主动权,也确实从小企业做到了大企业,如果没有上市融资这条路,估计也就没有企业最终的壮大。

上市融资和去银行贷款解决资金问题有本质性区别,前者是一种可持续的融资通道,关键是没有融资成本,后者要给银行付利息,所以很容易加重企业的融资负担,所以我们国家一直对企业采取的是直接融资的方式,就是上市。

只是近些年来出现了一些问题,上市公司超募现象特别的明显,一些公司本来的融资需求只有几个亿,结果承销商为了自己多获得一些利润,上市之后一下子将企业的融资规模从起初几个亿增加到了几十亿,可以说融资的规模比原先扩大了10倍,这对上市公司来说当然只有偷着笑的份了,我不需要那么多钱,结果股民送来了这么多,那怎么办呢,干脆用这个多余的钱放在银行理财!

这样的案例多不胜数,但像宁德时代这样明目张胆的可是不鲜见!

昨日晚间,宁德时代公告称,公司拟使用不超过230亿元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闲置募集资金进行现金管理,使用期限自本议案审议通过之日起12个月内有效。

230亿买理财是个什么概念?比宁德时代一年挣的钱还要多得多。2021年报显示,公司归母净利润为159.31亿元,同比增长185.34%。

消息一经发布,宁德时代股吧就炸锅了!股民纷纷表示,是不是公司钱太多烧得慌?定增融资本应用来做研发,结果竟然是拿去理财?也有股民表示,这是出于资金利用效率考量,把暂时用不完的钱买保本理财,总比在账上趴着好。

从公告来看,本次进行现金管理的资金来源于前不久刚完成的450亿定增。按照宁德时代此前披露的定增方案,这些资金将主要用于扩建动力电池产能。而“拟用不超过230亿元闲置募集资金进行现金管理”,显然不在定增方案中。

据宁德时代最新公告称,为提高公司资金使用效率,在不影响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建设和公司正常经营的情况下,公司拟利用部分暂时闲置募集资金进行现金管理,以增加资金收益,为公司及股东获取更多的回报。

值得注意的是,宁德时代此轮定增本就备受争议,如今这一举动,更让公司陷入舆论的风口浪尖。

2021年8月,宁德时代在抛出582亿定增预案前,也曾使用55亿的资金进行理财。2021年7月20日的第二届董事会第三十一次会议通过的《关于使用部分闲置募集资金进行现金管理的议案》,使用不超过人民币55亿元闲置募集资金进行现金管理。

随后,深交所对宁德时代下发了审核问询函,询问是否存在过度融资的情形。2021年10月,宁德时代发布回复公告,否认其存在过度融资的情形。

2021年11月,宁德时代调整了定增方案,拟将计划募集资金总额从不超过582亿元下调至不超过450亿元。2022年4月,宁德时代定增申请获得证监会同意注册的批复。

时代的“宠儿”

曾经在A股号令群雄的是茅台,基金、保险、券商、私募,但凡手里有点钱的投资机构,都在满世界寻找像茅台那样的股票,一时间茅指数风起云涌,每一个行业的龙头,都被贴上了茅指数的概念,都成为机构们的宠儿。当双碳上升为国家战略,宁德时代开始了独领风骚的时代。截止2021年3月31日,有855只机构产品买入宁德时代,其中基金有808只,券商37只,QFII为首的外资也挤进了股东名单之中。

机构们对宁德时代的宠爱迅速形成了虹吸效应,到2021年6月,三个月时间基金产品就增加了1161只,券商产品增加了15只,总机构产品达到2029只,直追茅台的机构持股数量。机构们追捧宁德时代的同时,产业链形成了宁组合,鸡犬升天的局面令不少行业龙头屡创新高。到了2021年12月31日,2499只产品持有宁德时代,全面超越2362只产品持有的茅台。其中2460只基金持有宁德时代,而茅台只有2279只基金。

“焦虑”的老大

如今,宁德时代已经连续五年位居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供应商,且市场份额在进一步扩大,但行业的激烈竞争让其始终保持危机感和高度警惕。

根据SNE Research及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的数据,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中,宁德时代的市场份额从2020年的24.6%提高到32.6%。在国内,宁德时代的市场份额从2020年的50%提高至52.1%。

如今宁德时代已成为国内外市占率皆第一的动力电池龙头公司,上半年宁德时代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达到34.1 GWh,再度摘得第一。宁德时代在锂行业已经拥有绝对话语权,但锂电池的产业布局并仍没有打通全产业链。

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报告显示,宁德时代对产业链的布局都集中在成本占比高达30%的正极上,其正、负极材料、电解液供应商较多,相较此其在钴镍矿等三元材料方面(镍钴锰酸锂、镍钴铝酸锂)上布局较少,而镍钴锰酸锂凭借其高能量密度的优势,成为新能源电动车主要材料之一。

锂电池上游供应链的布局还没有完全充分,而供应链价格的上涨也让宁德时代们感到“焦虑”,那么钠离子的推出既可以为锂电池上游价格高涨敲警钟,另一方面也增强了宁德时代战略技术层面的护城河。

无论是钠离子电池,还是AB电池解决方案,降低成本是真正的目的。而光大证券观点显示钠离子电池在安全性与磷酸铁锂差别不大,或许宁德时代并不想单纯延续竞争对手们的老路,而成本的想象空间才是诱惑。

宁德时代急需一个“新故事”,让市场正视谁才是行业龙头。如今不仅是劲旅比亚迪的咄咄相逼,各大车企的入局更是增加了这场战事的难度。

在影响市场需求风向的同时,车企也在培养自己的上游供应链。大众投资国轩高科、B轮百亿融资的蜂巢能源、奔驰入股孚能科技、特斯拉选定LG化学为独家电池供应商等,或许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增加除宁德之外的备选项。二线厂商与海外对手正在蠢蠢欲动,即便今日的宁德时代也并非高枕无忧。

文章来源:亿通咨询

猜你喜欢